Sighfly

我该怎么活着

寄人篱上76

<七十六>

这种幼稚的反击不是第一次,所以王俊凯起床发现家里空无一人的时候,叹了一口气,就知道这人会玩这套。

收拾收拾把洗漱用品都带走,学校宿舍的那一份应该都落了灰了,再收了这两天换洗的衣服,把衣柜深处的背包拉出来,塞得满满当当。

他不是要玩离家出走这套,只是碰巧下周五学校组织了技能专业考试,这两天有培训,就得回学校里住几天,其实原本是打算周三再回去的,既然非要闹成这样那就彼此眼不见心不烦好了。

故意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还把自己放在外面的衣服鞋子都放回柜子里,偏偏就要营造一种自己已经搬走就留了你一个人这种感觉,想想王源晚自习回家面对空荡荡房子一定会很失落。
这种感觉很爽快,虽然这种爽快遮盖不住心疼。

说别人幼稚,其实自己也幼稚。
在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零。


的确有那么一段时间没回自己学校了,虽然起了个大早,但是到学校的时候也已经人来人往,重点院校的学生孜孜不倦的精神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非常的令人发指。

永远都需要起一个大早去图书馆占位,如果学位再难以攻克一点的话,这个学校大概是不需要去买雕像了。
推开寝室门的时候四个床位已经空了两个,只有一个开着暖气袒胸露乳的躺在床上,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在裤裆里掏。

书包重重放到自己的书桌上,那头还没有动静,挂着耳机看的如痴如醉,本着打击一切邪恶势力的前任王主席走到他床边一脚踹过去。

“啊啊啊啊!我操你妈劳资会萎的!”
“如果你每天都这么做早操的话,那就不止会萎了,你们时家大概要断子绝孙了。”
迎着清晨的阳光,不去茁壮成长反而独自在寝室扼杀后代,这种的品性应该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唾弃。


于是这位室友在被初生的太阳晒的睁不开眼以后,无可奈何的着在寒冬腊月用冷水洗了把脸就陪着王俊凯出门找吃的。

他也是这三年多以来三个室友里面和王俊凯关系最好的一个。
姓时名照,全名王八蛋。
虽然时姓王八蛋在大部分人都出去实习的时候选择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留在学校,这种行为看起来并不那么靠谱,但其实本质还是一个很够意思的人。

哪怕有那么不耐烦但还很够意思的出门了。王俊凯很上道,看着拥挤的早餐铺果断牺牲自我,拉紧了拉链握着零钱就往里冲,半晌提着一袋子豆浆油条踉踉跄跄被推出来。

塞了一袋子给时照,扯着人往街边走:“我操刚才人堆里有人摸我。”
时照把吸管叼在嘴里斜斜的看了他一眼:“摸爽了吗。”

“去你妈的,你不是说考研吗,床上考呢?还有这个专业呢?我咋没听说过呢。”
“那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在学校听着一群小屁孩叫老师老师可爽了吗,就那个,住你家那个,你之前说那小混蛋,还混蛋吗。”

王俊凯是跟他提过王源的,在以前还水火不容的时候,王源做的那些混账事够他和时照唠到凌晨两点半,但是后来关系日益密切便没在提过那么多,特别是后来在一起了,更是连这个名字都没敢再提起来。

本来这糟心事都快短暂的忘的差不多了,被这么突然就提起来,实在没克制住表情,前一秒还怼人,下一秒就握着两个时照最讨厌鲜肉包子给人塞进嘴里。
“堵不住你我还。”


而那边的小混蛋终于在英语课的时候发现原本该是王俊凯那个位置消失了,一瞬间脑子里略过无数的想法。
最后定格,完蛋了,不是被我给气的班都不上来吧。

为了求证,下课王源便去找灭绝,扭扭捏捏着在门口徘徊了好一会,偶尔有同学前后路过看着推了他两把拔腿就跑,被王源严肃的瞪了好几眼。

直到灭绝都受不了,看着门口:“王源你进来。”

手机还在包里忘了拿出来,有没有设置静音呢,好像忘记了,突然就提心吊胆起来,却想跑也跑不了了。
灭绝在改试卷,厚厚一摞堆在她面前,王源站过去,灭绝看了他一眼:“这次排名有所上升,看来王老师对你影响还是挺大的。”

王源干笑。
灭绝继续说:“你守着门口想说什么?是王老师不在有题目不会吗?”
“王老师在我也找您啊,您才是正宗的~”

这嘴儿甜的,灭绝假意瞪了他一眼:“你快说,马上就要上课了。”
环视了一圈办公室,就王俊凯那张桌子规规矩矩的摆着办公用具,没人来。

“那个……那个……那个王老师怎么没来?”

灭绝表示很诧异:“你不知道?”
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没说。”

“他请假了,回学校去说是有考试。”
“今天才周末啊他请了多少天?”
“他下周一回来上课。”
这个意思是请了足足一周的时间,然后王源又干回了老本行,果断的回了教室拿上钱包就往外跑。

站在那个翻了两年多的墙角下,还是有点感慨的,毕竟这个从前最长被自己光顾的地方,后来因为王俊凯的到来而逐渐被遗忘。

他自己都记不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往这里进出过,没有迟到了,没有早退了,没有旷课了,原本乱七八糟的出勤表也变得整整齐齐的一栏红勾,成了一个乖学生的模样。

有一段时间没有踏足过这里,野草疯长,依稀辨认的出那条常走的小径,也是因为王俊凯,再次回到这个地方,从前真没发觉这墙砌的有些高。

真不觉得现在的自己能顺利的翻过去,冬天穿的太厚,活动不开,于是脱了校服丢上旁边老榕树的枝干,但那层薄薄的衣料有个没有其实也什么分别。
想了想,又兜头把厚厚的毛衣脱掉丢上树干,就剩了一件单薄的衬衫,再想把校服拿下来套着的时候却够不着了。
妈的一定是水逆。

天气是真的越来越冷,虽然不说扛不住,但也的确很难捱,南方的天气是湿冷,那股子气使劲往骨头缝里钻,拦都拦不住。
不一会就完全手脚冰凉,不止手脚,王源觉得自己冻的有些懵,掏出手机给螃蟹发短信,让他来取衣服,就简简单单一句话,删删改改打错好多字,最后有些不耐烦,应该看得懂,就这么发了出去。

后退几步助跑,跳起来撑上石墙,细碎的石子嵌在手心疼的慌。
好吧王俊凯如果你敢不在家,你给我试试。

评论(37)
热度(904)

© Sighf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