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hfly

我该怎么活着

另一个可能性

http://sighfly.lofter.com/post/1cf58d91_975631d
此处附送
《另一个可能性》
平行世界part1

////////

平行世界part2


‘从哥踏进重大校园开始,一路走来,好多人都在偷偷看我哦😬’
‘美的你你就吹吧🙃’
‘还有好几个女生照我呢,你以为谁都想你一样不稀奇这块倒贴的宝贝吗🤗’
‘靠,谁敢照!考完拦住,等源哥放学就来收拾收拾那个不开眼的😡’

————————————

简直都能脑补出对面说这话的小孩是怎样的语气和怎样的表情了,可爱的过分。
教室里陆陆续续进来了学生,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坐,绝大部份都在低头玩手机,一部分有熟识的同学彼此间窃窃私语,一小部分在偷偷看王俊凯,一眼两眼三眼,忍不住要掏出手机拍。

王俊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端着面无表情的样子刷朋友圈,听到旁边不远的位置有女生压低了声音在咆哮‘我们考场有个好帅的男孩子,你不和我来你后悔到盖棺材盖吧你!’

没忍住勾了勾嘴角,按了黑屏,不动声色的照镜子‘哥有这么帅吗,王源儿真是捡了天大的便宜了’。

正独自沉醉在自己的美颜盛世中,手机突然震动,亮了起来,不是微信,是一条短信。

“你给我考试加油!”
“遵命~”

然后又听到身后那个女生还在咆哮,听起来就羊水破了兴奋的快岔气了似的‘啊啊啊啊啊啊他在笑!他在笑!有虎牙!我要死了!’

大概是激动过头按到了语音外放,那边很冷漠:“对着手机傻笑一定就是有男朋友了,长得帅一定就是有男朋友了,说来说去肯定就是有男朋友了。”

考场突然就爆发出一阵狂笑,有理有据无法反驳,王俊凯自己也没忍住抽了抽嘴角,又把微信打开,点开王源的头像。
‘有人说帅哥都和帅哥谈恋爱。’
想了想又按下删除键,刷拉拉的把对话框给清空,免得这个小混蛋又要装大人唧唧歪歪个没完没了,什么你可是坐在考场的人哦。

我还是当你男朋友的人呢上个考场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上考场的人千千万万,你男朋友可是几十亿人口中就这一个懂不懂。

只是还没收回来手机,关掉了点开的王源头像那边的消息就来了,几个省略号。

‘怎么了?’
‘请你立马给我关掉手机!’
‘靠?我看你照片你也知道?’
‘……死吧你,刚才显示了对方正在输入。’

哎呀,你是不是无时无刻都看着咱两的聊天界面这也能看到,要不要这么痴汉啊南开小学弟。
他没敢说,如果希望这位傲娇一如既往的痴汉着,就得把所有的窃喜统统埋在肚子里,能够想象如果因此嘚瑟,那个面皮薄的大概就又会把自己埋起来一段时间了。

后来又陆陆续续收到好些消息,无一例外都是祝他考试顺利的,这种抱着梦想一往无前的感觉还真是不错。


这两天重庆雨水多,从早到晚都下着断断续续的小雨,淋不湿,但潮呼呼的总归是不太舒服的。
不过考试比想象中顺利,至少没有大多数人脸上的愁眉苦脸,也没有一出考场就对着手机哀嚎完蛋了完蛋了。

出了考场站在教学楼门口,有点后悔怎么自己就贪懒了没带雨伞,如果这样子去接王源一定会被说的,指着鼻子说你聋了还是听不懂话,毕竟这今天因为联考的缘故王源已经化身天气预报了。

明天起风多穿点别感冒。
明天下雨记得带伞别淋湿了。
之类的,如果知道只是口头应承的好,会被当作敷衍吧,小白兔的怒火从某种层面来说也挺可怕。

按亮屏幕,打开微信,消息还没来,可是明明都已经结束十分钟了,居然消息还没来,不死心一一打开了通话记录和短信。
时间分别停止在凌晨十二点半和开考前的半个小时。
好吧王源再给你三分钟,如果还不来消息慰问你男朋友你今晚就别想我给我买烤肠了。

妈的装了一肚子的喜悦无处可诉的感觉真的很操蛋您知道吗!
也不是无处可诉,就是最好第一个分享快乐的是你的话,最好不过。


头顶撑了一把伞,肩膀被人撞了撞,熟悉的人站在身边,颇不耐烦说看着王俊凯:“就知道你没带伞,考完了吧。”

王俊凯点点头,想了想:“我忘了,不是故意的。”
王源憋嘴:“走吧,接你回家。”


沿路的沥青路面间或有些深深浅浅的小水坑,落下的银杏叶脉漂浮在水面,散了一地的青绿明黄,人来人往说说笑笑。
王俊凯伸手从王源手里把伞接过来,手臂绕过他的脖颈,搭在他的肩头,也不晓得是有意还是无意,指背磨蹭过他的下颚皮肤,斜斜握着伞把:“你带的伞啊,太小了。”

说着伸手探了探伞面,积水哗啦啦的溶成不小的水珠坠了一地:“考的还不错。”
怀里的人乖巧的点点头:“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他才不想说,那么出类拔萃的王俊凯就是应该理所当然的成为千万人之中的佼佼者,才不想夸他,一夸那个猫尾巴就能上天了。

于是被恶趣味的拉到水坑边上去,都已经十七岁的了王俊凯还是那么幼稚,踩了一脚积水,却弄湿了自己的球鞋。

王源藏在他身侧的手抓紧了他的外套把人拖着走:“别啰啰嗦嗦了,我妈今晚给你熬了鸡汤,晚点你妈下班也过我家去,如果我们回家比他们还晚又该挨念了,而且回去吃了饭我还要去晚自习,时间就这么点,你可省着用。”


原本打算乖乖往家赶的王俊凯,听了王源说的话,突然就停下来,魔障似的看着前头不知名的地方笑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不饿,不想喝鸡汤。”

王源去拖人:“不想喝也给我喝,我妈在家等着呢,信不信回去我叫嘟嘟咬你。”
小白兔怎么拉扯的过大灰狼,拦腰把人禁锢着就往反方向向走:“它敢,弄清楚,我才是他的衣食父母。”

大概是猜到王俊凯想干嘛了,被他拽紧的手往后扯了扯想要挣脱,脸涨的通红快要把整个人都埋进外套里。

“你拽疼了王俊凯……”
于是手被扯的更紧。
“……”


天晓得他就来这里考了几个小时的试怎么摸着这个荒无人烟的犄角旮旯,在某栋教学楼背面,角落堆放着破旧的桌椅,墙角生的霉点斑驳,落了一地的墙灰,在楼壁上裂成不规则的块状。

看样子是很少会有人来打扫的,腐烂的和新落的叶子都堆叠在一起,被雨水打湿,散发着寒冬里独有的味道,生涩着,冷清的。
耳边是王俊凯的呼吸声,一声又一声的吐息像实物化的躯干撞击着门扉。

王源的手在他手里,指腹在骨节上画圈:“我们好几天没见了……”
王源吸了吸鼻子:“你不是……准备考试嘛,我天天有给你发信息。”

王俊凯像听不到他的话,回应的文不对题:“等会晚饭吃了你去上学,我们就又要等到周六才能见了。”

用你说,我当然知道。
于是下一秒小孩就把帽子戴起来,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然后扑到他怀里,手背冻的通红,却紧紧抓住他外套的衣料。王俊凯低下头埋到他脖颈里蹭了蹭,熟悉的味道混合着柔和的体温,原本清甜的柠檬香也变成了热气腾腾的柠檬茶。

隔着厚厚的棉服,把人圈在触手可及的位置,踏实的不行,就好像在海上漂浮失去重心却突然抓到一块扶木。
没有他不知道,有了之后才知道,这种想要靠近彼此的希望比想象之中来的更加汹涌。

“我要被你抱的喘不过气了我的哥。”
闻言没忍住笑出声来,埋在王源脖子里一个劲磨蹭,爱不释手。

王源拍拍他的后背:“你明天啊要记得带围巾,可别感冒了,你这是要唱歌的嗓子,衣服不要老是敞着真是一点也不帅,记得下次要带伞,我不是每次都能来接你的。”

然后被搂的更紧。
“不是说了我要被你勒死了吗还抱!”
手臂收越来越紧。
“快了快了,过几天就是元旦,元旦过了就是寒假,寒假来了四舍五入就是暑假,暑假来了我们就可以天天都呆在一起,这个算数有没有特别棒~”


愚蠢的快门声响起来,王俊凯抬头去看,是那个在教室按了语音外放的女孩,王源也跟着去看,半个身体还塞在王俊凯怀里,转的有些困难,露出半张脸,瞪着眼睛实在有点无辜。

女孩被抓住,厚着脸皮拔腿就跑,下楼声一连串的,又好像什么撒了一地乒乒乓乓,半晌没了动静。
接着又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对了!真的帅哥都和帅哥谈恋爱!”

………
………


评论(39)
热度(937)

© Sighf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