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hfly

我该怎么活着

仿佛开了氮气这么猛

这手速
颤抖吧凡人

/////////

仿佛开了氮气这么猛


从落地厦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奔波了一整天没吃好没睡好,打从两个人上了接机的车,人就已经乏的不行了,情绪都特别不好,隐隐皱着眉头,谁多看了两眼也就识趣的不敢去招惹。

平时那些爱唠嗑的工作人员都默契的对视一眼,觉得此刻务必保持安静,就是马俊抓耳挠腮,包里塞的明天要拍的剧本还没能给出去,两小孩也没来细看,马俊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歪着头撇过去,余光看着两小孩肩并肩的四肢大敞毫无形象的窝在座椅里,平时王源还能哼哼两句叫累,今儿个是大气都不喘了。

再去看王俊凯,那位更不得了了,眼睛都已经闭着了,脖子以一种扭曲的弧度挂在椅背上,双下巴都给挤出来没了年少的棱角,平白看起来年纪小了不少,这样一来,不敢打扰他们的工作人员完全变成了舍不得打扰。

不多时,停在车流里等着红绿灯放行,王源把旁边的背包取过来搁到自己大腿上,没说多话,用手肘顶了顶王俊凯,那边眯着眼看过去,王源也就把手掌放在背包上,手指小幅度的扣了扣,也就一瞬间的事,王俊凯压根没省力,身子一倒囫囵枕到王源大腿上去。

埋着脑袋移了移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叽叽咕咕也不晓得说了句什么,也就王源听懂了,点了点头嗯嗯两声当是回答他。

像是安抚,手腕贴着他的后背,拍了几下,王俊凯原本皱起的眉眼也意外的变得平稳下来。

王源看着窗外,街景倒退的飞快,流光划过他的眉眼,深暗的线条勾勒他鲜明的棱角,斑驳的色块衬的他肤色越发苍白,车里没开灯,阴影在脸颊,看起来人消瘦了不少。

有人叹了一口气,之前大过年好不容易才囤起来的一点肉又给这么消磨没了,还好王俊凯是睡了,不然看着王源这一个小模样又得心疼的气闷了。

都快到酒店门口了,前四五分钟就开始有人提醒王源该叫王俊凯起来了,王源随手揉了揉他的后脑勺,那人没动静,他便不再闹,对旁人做了个口型。

‘再睡会’

直到车都在车库里停稳了王源才舍得把王俊凯叫醒,他也没闹他,只是埋下头到他哥哥耳边去,用手遮着嘴巴不晓得在说什么悄悄话。

外人看过去就只有王源的后脑勺和捂在脸颊边的手,没一会就听见王俊凯啧了好几声就开始笑,然后伸出手扣在王源头顶挠了挠,就翻身起来,一鼓作气拉开车门跳下去。

还有零星几个粉丝候着,王俊凯抬手就把帽兜给扣起来,王源看他的动作也就心里有数了,跟着全副武装才下车。

可算给马俊逮着机会送剧本了,包里把那一小叠印的几个场景内容拿出来,两份一起塞到王俊凯手里:“王源的也在这里,一会回房了两个人复习复习,明天要拍的都在这里。”

原本以为就能休息睡个大觉的小队长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在电梯里就直接把剧本翻开来看看,然后直接混沌忘了的情节就一下子记了起来。

虽然不晓得为什么,但是这个狭小又封闭的空间,原本的低气压突然消失,气氛变得明朗,虽然王俊凯没说什么,但是心情不那么糟糕也是能够感觉的出来的。

王源想看神经病似的用余光看了他几眼,没敢说什么,因为指不定打开电梯门就是举着手机的粉丝,哦No。

要到了他们的楼层,王俊凯甚至笑嘻嘻的冲着那几个长年累月受他们二人‘虐待’的经纪人好声好气的说了句晚安,王源终于忍不住顶着走廊的摄像头见鬼了一样看了王俊凯好几眼,然后一群小女生捂着嘴小声尖叫。

“源源看小凯了!”
“啊啊啊啊啊…他看王俊凯了…”

天哪,看他一眼而言,有什么好稀奇,手动再见。

直到进了房间关了门,王源把书包往床上一丢,一边脱衣服一边问他:“王俊凯,你不是刚才不是还累的要死不活的吗,怎么突然间这么高兴。”

“很明显吗?”

王源一个白眼翻到天灵盖挂着:“你牙龈都要笑出来了,诺,我都看到牙齿上的辣椒壳了。”

王俊凯立马闭嘴,神情严肃,继而气势汹汹的走过去挽住王源脖子就把人往床上摔,嘿!这个死小孩:“好几天没吃辣椒了哪里来的辣椒壳!”

被压倒的人笑的变本加厉:“你也中招了,可能是上个星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恶心的不行了,松开手没好气的把另一份剧本丢给王源:“自己看看,这是明天要拍的。”

翻了没两页,也总算是笑的这王俊凯为什么陡然心情就好了不止一个百分点,痞里痞气的歪着嘴角:“不看了,这场我记得。”

随手把剧本丢到旁边去,再抬头那个人已经背对着自己,双手往后勾了勾手心,转过头去看王源:“记得那就来吧。”

“干嘛?”
“咱两对对戏啊隋小玉。”

带着好心情入睡就自然万事安稳。
第二天一觉醒来,两个人迷迷糊糊躺着等着意识回笼,都怪王俊凯要对戏,这么一通闹浪费了好多宝贵的睡眠时间,发了发好些日子闭关修炼的起床气,撇着嘴在被窝里踹了王俊凯好几脚。

明明力气不大,那个人却夸张的捂着小腿嗷嗷叫,呵,装也先把脸上的笑给收一收吧,眼屎都要掉出来了。

这一天对于王俊凯来说大都是顺心的,除了一大清早的‘佛山无影脚’踹得他有点心窝窝疼。

呜呜呜,弟弟大了,都敢打人了。
再次收获白眼一枚,巴掌一个。

不过看到一黑一白的拍摄服装,假哭的脸瞬间又变的灿烂千阳,该剧组的工作人员真是一些上道明事的革命好同志。

拍摄的街角分界线外,早就挤挤挨挨排了好几层人墙,两个人一道场,就是一圈呼声与尖叫,王俊凯挠了挠鼻尖又摸了摸耳朵。

呃,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背吗?
哎呀,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还是前一晚那个动作,背对着王源抬起手,也是跳的非常熟练了,这默契简直无与伦比,一窜一接,顺手的都他妈用筷子吃饭似的稀松平常。

还真的是分毫不差就这么稳稳接住,搂住王源的膝盖窝,那份重量颠颠在后背上,就这么一下,就忍不住笑了出来,拍板的action还没来得及说完,王俊凯一笑就松了气,也不撒手,王源就搂着他的脖子两个人一起笑,粉丝开始尖叫。

没办法,只有再来一条,这一次好歹也是跑出去了,没几步王源却也笑了,王源一笑王俊凯也就跟着笑,这种事情他们也没办法,早在几百年前就有老师凶巴巴的指着他两说:“你们有传染病吗!”

这病日积月累,深入骨髓,早就就成了癌晚期,无药可医。

剧组的工作人员都纳闷,也就奇了怪了,平时都认认真真勤勤恳恳的两小孩,在拍戏的时候都走心的不得了,还真没有一场戏就得来来回回笑场得拍上十几条这种情况。

哦,还基本都是因为笑场,也不晓得哪里好笑了。

王源倒是轻松,累的就是王俊凯,说不重也有几分份量,爬把人弄摔了就小心翼翼背着来来回回跑,王源乐的清闲,间隙还对着看热闹的小学生挥挥手叫人回家写作业去。

王俊凯闻眼轻轻撇过头,耳后的呼吸细密着温温热热的扑在皮肤上,怪痒又挠不着,气息很近,他反问他:“说别人,自己作业写完了吗。”

王源扶着他的肩膀撑起身来同他拉远了距离,就想让苦力凯觉得自己不开心:“王俊凯你黑烦,老老实实背着别说话。”

也不晓得是不是故意的,反正之后王源总闹的王俊凯忍不住笑,他只是颠了颠王源,后者就半点不忌讳的夹着川普说:“我内裤露出来了!”

噗嗤,妈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么一来二去搞的王俊凯哼哧哼哧跑了好几趟,不过速度倒也是半点没减下来,呃,这还是那个平时鬼哭狼嚎累死了累死了的王俊凯吗。

所以脱口而出的那句话王源可以发誓,他真的只是条件反射没有任何言外之意,不然他打死也不会说那句:“你是开了氮气吗。”

“这么猛。”
“这么猛。”
“这么猛。”

王俊凯终于笑脱力了松手让王源跳下来,低着头藏不住一脸笑就往回走,发现这话有点颜色王源也不好尴尬,硬着头皮一脸无辜的盯着王俊凯。

小朋友,猛这个字,可不能乱说。

比如回到酒店之后,队长捏着主唱的下巴,眯着眼睛,语气里带着询问,只说了一个字:“猛?”

主唱红着脸,烧的像煮熟的螃蟹磕磕巴巴说不出一句整话的时候,就深刻清晰的意识到,话不可乱说,人不可乱撩。


评论(84)
热度(2298)

© Sighf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