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hfly

我该怎么活着

寄人篱上10

昨天因为写了短篇小甜饼就没更寄人篱上
今天份的来了,你们说他们要不要一起回家呢
哈哈哈哈哈哈

/////////


<十>

因为午后的一场临时的暴雨,夜里的蚊虫便多了起来,白炽灯管亮堂堂的挂在屋顶,不知名的蚊虫围绕着光源打转悠,老旧的铁皮电扇还开着,吱吱呀呀晃在头顶。

王源还在吓唬同桌女孩子,说你看着风扇活了这么久,每一年夏天都转呀转,没人修理没人清洁,灰尘都卡住缝隙里,用久的铁丝电线早就快要行将就木,所以指不定下一秒电扇就落下来,落到同学头顶上,稀里哗啦搅得血肉模糊。

这是老把戏,女生用笔头敲了敲他的桌面:“做作业,不然明天老师又罚你,我可不帮你抄了。”

王源挥挥手,嘴里切了好几声,那些屋顶的蚊虫或多或少被风扇打烂,尸体落得一地,就算桌面课本也不能幸免。

教室有些不大不小的动静,有部分挺爱干净的女孩子受不了,嘴里都是不耐烦的声音,厚厚的课本不断翻动,书脊撞上木桌,乒乒乓乓的响正耳边。

空气燥热,闷的人莫名的烦闷,汗水都湿乎乎黏渣渣的混着单衣的布料贴在皮肤上,整个人像从胶水里给捞出来还放在蒸笼边上烘烤。

虫子越来越多,原本隐忍的动静越发喧嚣,间或都有些小声的抱怨,前排坐在开关边上的男生小声问:“要不把风扇关了?”

王源又从小臂上甩下一只虫子,想也没想回人一句:“关个屁,关了虫子一样不会少,没常识。”

前排都是乖学生,自然不敢招惹王源,这事也就作罢,只是这话音量不小,在还不算喧嚣的自习室里显得突兀,他不是做事说话不给人留三分薄面的人,只是今晚太烦了点。

所有的书里地图册最大,王源趴在桌面上,把书摊开架在脖子上挡蚊虫,这样一弄好就预备呼呼大睡,最好一闭眼一睁眼就放学了。

他太热了,吧唧吧唧嘴,好想喝门口冰镇的茉香奶绿。

软软的,甜甜的,香香的,口感和滑滑的巧克力一样,进了舌尖凉飕飕的一定浑身舒畅。

还沉浸在幻想里不可自拔,在书页遮挡下已经昏暗的灯光突然又明亮起来,疲倦的眼皮瞬间布满猩红,刺眼的很,忍不住皱了皱眉

埋头把脸藏进手肘里,三字经都快脱口而出,厚重的地图册猛的砸到他后脑勺:“王源!”

操,灭绝。

如果王源人是清醒的,也许还能陪着笑赶快提笔装装样子,那这事多半也就算了,可是偏偏正巧遇上他脑子正馄饨的时候,揉了揉被敲疼的脑袋站起来。

他的班主任,人送外号灭绝师太,大到办公楼顶楼校长室,小到校门口街边来去自如的小商贩,这个称呼简直如雷贯耳。

比如在学校旁边的便利店买几只原子笔芯,恰逢校内钟声响起,老板多嘴问一句你几班的。

“二班。”

然后对方所流露出来的是少林十八罗汉金钟罩铁布衫都挡不住的同情:“灭绝班上的吧。”

……

所以王源迷瞪着眼,揉完后脑勺的第二个动作就是捋了捋打了发胶的刘海,就算被抓包也依旧要保持帅气的形象。

“出去,明天把你妈给我叫来。”

刚刚好了,他正嫌教室人太多,空气又不流通,还盘算着下课出去透透气,灭绝就如了他的心意。

他的重点当然不在开学第一天就被请家长,他永远能编出层出不穷的理由搪塞过去,他到了走廊上,灭绝紧随其后:“明天,你再你把你妈叫来,我就要亲自打电话了!”

操?我他妈刚夸你好搪塞,你说你一大把年纪怎么就这么不经夸呢!

王源反驳的话还没说出口,踩着红色小高跟才及他肩头高的灭绝师太,红唇一撇转身就走,仿佛在唾弃他,你个小瘪三跟我斗。

等人走远了,王源仰后靠上外围的瓷砖,开始深思巧舌如簧的自己明天又要怎样才能忽悠过去。

他还在进行着各种不切实际的头脑风暴,楼梯拐角又传来脚步声,听起来人不在少,都是皮鞋,王源就多半有数是领导检查。

只是万万没想到,他刚刚站直了脊就对上熟悉的眼光,一群四五十岁西服革履的教授老师堆里,那张过于年轻的脸庞就分外显眼,他穿着白色的运动T恤,身材高挑,所以不是王源的原因,谁一眼望过去,都是最先把目光分给他。

王俊凯也显然诧异,他知道王源在这儿读书,却没想到这样都能遇上。

灭绝走在一个笑呵呵的男人身边,看起来是年龄最大的,她指着王源张口就胡说八道:“我们以校风开放而闻名,校训是允公允能,日新月异,永远跟随时代的步伐,把所有教育模式走在时代的前端。”

王源懵逼,表示哈喽?你在瞎扯什么?

灭绝走到他身边,挽上他的胳膊笑的分外亲热,王源也算聪明跟着叫老师好,好一副师生和睦的画面。

“教授您看我们师长与学生之间关系什么都特别好,这是我们二班的学生,我刚刚叫他在教室门口等我。”

王源的不自在不知道别人看没看出来,反正王俊凯是把他的手足无措看在眼里,装作咳嗽捂着嘴偷偷笑,被王源飞了好几记刀眼。

灭绝领着一群人往教室去,王俊凯就推脱,凑到教授耳边:“老师我有点感冒了,就不进去了。”

就这么一句话,他就点头应允了,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叮嘱他好好注意身体,天哪,这待遇是王源的梦寐以求吧,会想他每一次请病假的难度更要西天取经差不多似的。

好几次人难受的都要不行了的时候,灭绝都还一脸狐疑看着他,拿着假条久久下不去手,反复问了几百次:“你真的假的。”

所以更别提想浑水摸鱼,这种一句话就能狗带的技能点太酷了,爆哭打滚求教学。

王俊凯见人走了就问他:“怎么不进教室?”

王源努嘴:“你听她瞎掰,她的年龄和脸皮成正比。”

户外的风凉爽了很多,楼上望下去操场暗黑,路灯微弱的光晕有限,遮天蔽日的老树又太霸道,耳边有着夏季特有的蝉鸣,还有间歇有夜猫慵懒的叫声,这个夜晚静谧着,却热闹非凡。

两个人没什么话好说,王源趴在围栏上撑着下巴也不知道如何打破陡然这层无形的尴尬,或者说关他屁事,他才不在意。

王俊凯把手机掏出来把按下的锁屏一次又一次点亮,才磕磕绊绊说了句:“早上的牛奶,谢了…”

王源把头撇的更远,不去看旁边的人,嘟嘟囔囔才回来一个短暂的音节。

“哦…”

评论(51)
热度(1551)

© Sighf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