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hfly

我该怎么活着

寄人篱上9

<九>

时候尚早,至少对王源来说七点半起床是的确很早的,哪怕学校的早自习时间是七点整,这个点在过三十分钟就该是这学期的第一节了。

他们没有所谓的开学报名时间,作为没人权的高三狗,他只需要收拾好书包去学校,与往常无异的行课模式。

其实他们本来是没有暑假的,学校早在期末考试之前就通知了暑假如旧,美其名曰,为了美好的将来多上六十天的课没什么。

而在王源他们看来,是为了毫无预见性的将来,在四十度的高温里,在蒸笼一样打着电风扇都能汗流浃背的教室里与枯燥的课本为伍度日,这不科学。

不能让大家都堕落!

中午吃饭有烈日炎炎,夜里回家还可能狂风骤雨,每天数不尽的试卷课代表跟下雨似的往教室里撒,当王源拿着还带着印刷机里的油墨味,温度都还没散去的平时测验卷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所以全体N中的莘莘学子应该感谢王源,为新世纪的少年作出的卓越的贡献。

期末考前一天,他号召了半年上一大半的狐朋狗友轮着翻的给教委打电话,声泪俱下要死要活,终于为广大高三狗迎来了美丽的暑假生活。

从这件事以后,王源稳居N中一哥宝座,前有同桌端茶倒水,后有小弟捏肩揉腿。

更有一群群狂蜂浪蝶整整想方设法往他臂弯里钻,她们也不是看上王源这个人,就是看上王源挥挥手就有一群哥们儿上赶着‘出生如死’,更好的是有一张牵出去走在大马路上,能让所有女孩都忍不住多看几次的脸。

比如今天,王源小步跑到学校围墙,他当然不会傻到走正门,他有他的地界,学校围墙偏西侧有一块地杂草丛生,成片几近到了腰间,那个地方的墙面不高,到肩头,所以王源一个助跑就能翻过去。

他和学校保安大叔的关系都还不错,他面善又爱笑,性格又直爽,所以一来二去的,都挺喜欢他,也就心照不宣的对于他每天迟到然后翻围墙这件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今天,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书包丢过去,还没活动活动懒了一个月的筋骨,墙的另一头就传来一声轻呼。

此刻他只能庆幸的就是自己并不爱学习,包里也就没什么书,一瓶牛奶一包薯片,也就没别的什么了,不,还有一个充电宝,我靠?充电宝!

很忐忑,如果摔坏了那才新买的就等于把两百块钱打水漂了,后退几步,一个助跑翻身上了围墙。

墙角蹲着那姑娘略眼熟啊,王源扶着墙眯起眼去辨认:“没事吧你。”

女孩子揉着后脑勺站起来,给王源空出地界来,所以王源跳下来站稳就发现是顾清。

咋说呢,她和昨天不太一样,没化妆,扎着中马尾,校服略大松垮垮的挂在她肩上,看起来是个乖孩子,王源才会一时之间没能认得出来。

也对了,如果在学校都那幅打扮,他王源也不会昨晚才知道有这号人了。

他把自己书包捡起来,单手甩到自己肩膀上挂着:“我书包里没什么,没把你砸坏吧。”

“还没有,疼死我了都,你他妈装的手榴弹啊。”

满嘴跑火车,王源忍不住笑出来,略有些无可奈何:“那你自己蹲在这地干嘛,等我砸啊。”

“啊呸!”跟着落下话音的还有女生黑色的挎包砸在王源怀里,“我也刚刚到,校门不是关了进去要登记嘛,我就搁这儿进来,谁晓得我刚刚跳下来,都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你给砸了。”

王源没说话,也给她面子没把包还回去,就一肩挎一个往教学楼去,顾清还揉着脑袋,但也跟在他身边往回走。

间或有女生投来诧异的眼光,窃窃私语,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王源也知道这样是被人误会了,不过他也不可能逮着每一个人说你们都别瞎揣测,于是也就配合着满足顾清。

他逗她玩,于是问话:“你不是住校嘛,怎么从外面回来。”

“我昨晚没回学校。”
这是回答。

王源继续问她话:“那你是怎么来的校服换。”

“……同寝室给我送出来的。”

而后他心里就有数了,‘那你同学呢’这个问题还是没有问出口,问了也就只有两个结果,听她继续找借口抑或者是气氛骤然变得尴尬。

除非她有特殊技能,被书包挂了头发扎好的马尾都能纹丝不乱,那王源就相信顾清不是故意蹲在这儿等着‘碰瓷儿’。

复读班和高三并不在一栋楼,两两相对,距离不过五十米,王源把她送到楼下把包递给她。

“你得说说你同学太不厚道,自己走了让你迟到。”

没留下看顾清的表情,把话说完转身就走,他的内心是窃喜的,潇洒的背影和一语中的的真伪,把这么一个盘儿亮条顺的姑娘抛在脑后绝对是他又一段坐怀不乱的佳话。

殊不知顾清提着包凌乱了,她甚至开始思考关于听说‘王源是弯的’这种说法其实并不是空穴来风。

而王俊凯就比起王源也并没有轻松很多,他一直在家里拖到下午才慢悠悠的往学校去,他以为这样他只需要去导师那里报个到就可以回家了,前后脚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

可惜的是刚刚进了校门,学生会主席就像早就搁着等着他,千幸万苦才看到人影,生怕人跑了似的,如饥似渴的挥舞着文件袋像他跑过来。

“主席主席!你帮我看看今年学生会的招新企划案!”

同一时间手里的手机来了短信,提示是导师,他就打开看,下一秒就揉了揉眉心,有点反胃有点头痛。

他觉得处女座一定开始水逆了,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我为什么要赶快去吃晚饭?
我为什么晚饭之后大半夜还要跟您去N中做交流?
我为什么要提前交毕业论文给检查?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他正糟着心,还在想办法如何可以推脱,面前的人鼻梁上架着眼镜,傻呼呼的又叫他主席主席,王俊凯有些恼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他妈才是主席阿卧槽!”










评论(66)
热度(1526)

© Sighf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