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hfly

我该怎么活着

一个段子/你要不跟我走吧


聊天聊到俊凯唱民谣,认不住写了一小段
先把帅帅的民谣俊凯和浪荡小圆放到一边
等我哪天闲到需要睡觉解闷,就挖出来写一写

////




王俊凯二十三岁那年捡起储物室里落了灰的木吉他,布袋斜挎在单薄的肩膀,手里拉着不过膝盖的黑色行李箱。

落锁的时候不带一分犹豫,他辞了职,带着为数不多的旧衣服,还有一张不过五位数出头的储蓄卡,坐上了奔流的火车。

他开始不再停歇,却每一天都是停歇,他有总会在陌生的城市街口,抱着吉他哼着古老的民谣,猎猎起风,把他宽阔的白衬衣鼓起漂亮的弧度,他背靠着砖墙,头顶是发锈的街灯,打开的吉他盒放着散碎的零钞和硬币。

每天收工,他都会就地而坐,长腿不委屈,自在的摊放在街边,唇边叼着早就抽完的烟蒂,嘴角勾着,眯着眼数着今天的收获。

他太好看,总有摸到着头的小姑娘成群结队来瞧他,听他低低的桑音哼【亲爱的Cobain是否也曾爱慕虚荣】

Cobain有没有爱慕虚荣他不知道,但是他自己很享受被人羡艳的目光,不过这种时候他也就知道,是该去下一个地方了。

夜里他住在青年旅店,走廊是一排泛黄灯,夏夜里窗外下着雨,屋里点着蚊香,空调嗡嗡作响,他睡梦里抓了抓露出的右手臂,被蚊子咬红的小疙瘩。


回重庆那一年,浑身上下只剩一百块的王俊凯抱着两个泡面从北南下,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只买得了绿皮火车的硬座。

他也不晓得是哪一站,对面的老太太和老大爷相扶着下了车,转而风风火火来了一位小少年,他带着寒气从流光里匆匆赶来。

他说我叫王源,王源的王,王源的源。

月亮也在跟着车厢奔跑,照了一路的光。



王源问王俊凯你是干嘛的。
王俊凯说以前做销售可是我爱唱歌就背着我的宝贝跑路了。

王源说我妈跟我讲说人应该规规矩矩的生活哦。
王俊凯哧溜了一口泡面,咕噜咕噜喝了一口汤,说话有雾气,这个世界太沉重,我肤浅不懂得大彻大悟。

【你是希望你的生活里有花有草,还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呢。】

王源眨眨眼,所以我也跑了。

王俊凯问他,你要去哪里。
王源提了提背包,说我不知道,只买了最南边的票。

你要不跟我走吧。
带你去吃重庆红油的火锅,带你去看不老的山城。

山水相逢可不能就此别过





评论(30)
热度(475)
  1. 乱码Sighfly 转载了此文字

© Sighf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