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hfly

我该怎么活着

一梦到太平

txt: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957385174&uk=2216781600

 

/////


【一】

王俊凯现在都还能够清清楚楚的回忆的起来,扎根的记忆,牢固根深每一个枝节末梢,甚至细致到王源把木质的筷子搁到瓷碗上的声音都记得很确切。

导致他一度神经衰弱到听到那样的声音都会条件反射的停下手中的动作。

那个声音就埋在他记忆的河床深处,密密麻麻的,连带着王源那个时候的模样都真切,王俊凯一度有些痛恨自己过好的记忆力,导致他连王源身上那件T恤的logo是在衣摆哪个位置,都能够就现成的衣服给指出一个相差无几的位置。

那天王源他吃的很快,嘴里还有没嚼干净的面,他把筷子一搁,随手抽了两张纸巾,倏倏的摩擦声让王俊凯抬头看了他一眼,继而低下头去,埋头吃面。

“你以后别吃那么辣了,你嗓子还得唱歌。”
这是王源那天说的第一句话。
王俊凯的脸颊还肿着,眼眶红的厉害,领口更深的那一层颜色也不晓得是被泼了什么。
王俊凯还是想问他,你这几天好吗,却发现作为始作俑者的自己开不了口,可能是脸太痛了。


“王俊凯,我们还是分开吧。”
这是他说的第二句,王俊凯把头埋的更低了,没说什么,塞了一大口面在嘴里,味同嚼蜡。
身后泼下来的残阳,把王源映衬的越发漂亮。

“以后都不联系了的,那种。”
他是有困惑的,我们分明已经熬了这么久了,你爸妈都让你出来跟我见面了怎么你就松手了呢?
他有不甘心吗。

“我妈让我好好准备高考,你读大学了时间也多了,好好跑跑活动也挺好的,大人都夸你有潜力,你也就别在我这儿原地踏步了,所以王俊凯。”
“我觉得也差不多了”

到此为止,剩下的留给王俊凯的,只有戴上鸭舌帽再兜上帽兜的王源,他把桌角眼睛盒里的平光镜拿出来,架上鼻梁,不同于小时候,多了一份书卷气。

他压了二十块钱在装筷子的竹筒下面,甚至笑了笑:“以前都是你请我吃饭,这顿散伙饭,我请你最好不过。”

王俊凯都问不出口一句为什么,只是无甚表情的看着王源自导自演的一系列动作,他好像没有难过,就像还未来得及沉浸在荧幕悲剧里的观众。

王源走了,双肩包规规矩矩背在身上,一身黑衣黑裤修长消瘦,这么多年王俊凯立志把这个人养胖点计划终于就此搁浅,以失败告终,他终究还是没长一点肉。
王俊凯碗里的面到最后还是糊了,他把那二十块钱装进自己兜里,转身自己付了钱。

老板娘收桌的时候,一手一个碗,一个还剩覆盖着碗底的浅浅一层汤水,另一个还余留了一大碗糊成一坨的面,一轻一重在两侧。
女人冲着厨房里那口子抱怨:“点了两碗吃不完就点一碗吃好了嘛,现在这些家里有钱的男娃儿真是不晓得节约。”


【二】
她只是没有看的他们最窘迫的时候。
两个小小的脑袋凑到一起,粗硬的牛仔布料里翻了个底朝天,勉勉强强凑足了五块钱能叫一碗素面填饱肚子。
王源把皱巴巴的零钱一一叠好,走到街边的小摊位前,他那时候太矮,把手举高才把钱递出去。

“一碗素面,多放点油辣子海椒,拿两双筷子。”

王俊凯看过去,小小的王源穿着夏季的儿童背心,棉质的面料都起了球,黑枣两色的条纹有些褪色发灰,也不晓得是哪一年哪个哥哥的旧衣服匀给他穿。
没有袖口,肩膀空荡荡,王源抬手的时候能够看进去,瘦的可怜,肋骨分明,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王源瘦的真是讨厌。】

夏日炎炎,汗水沾湿鬓角,还好那年未成名的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把头发剪成各种模样,没有厚重的刘海和难闻的发胶,留着小板寸,掀起衣摆把额头的汗水给抹了一把,这无伤大雅,没有会注意到两个黑黑瘦瘦的小男孩,他们再普通不过了。

两个人倒吸着凉气,那碗面连汤汁都喝的干干净净,吸气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更响,然后相对着傻笑。

王源说:“好他妈辣啊我受不了了王俊凯我要喝水。”
王俊凯张着嘴喘气,又被对方滑稽的模样惹的想笑,面部表情有点扭曲了,口齿不清:“我没钱去哪里给你找水喝。”

王俊凯有些恍惚,那个时候的王俊凯到底是不是现在的王俊凯,就像他现此时兜里钱包里的钱,岂止足够给当初的王源买上一瓶解辣的水那么简单?


组合还是那个组合,风平浪静,只是王源以高考闭关为名彻底消失在大众视野里。

置身事外的人只晓得,看到浅浅一层河流未免太过清澈,仿佛伸手便可触碰到河底那般简单。
而身困囫囵的人才晓得,那一潭是死水,阳光打的太刺眼,微风轻轻撩动,你以为他是活的,其实,早就死了。

王源恢复到家与学校两点一线的基本生活,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每天匆匆忙忙出门,在面包店里叼一袋牛奶,手忙脚乱的撕开面包袋,步履匆匆往学校赶。
昨晚熬夜看了太久的书,眼睛肿的不行,睡的变形的头发,用水也梳不正常,就放任它翘在头顶。

起初是有女孩子跟的,微博上间歇还会有他的影子。
但无一都是上学的王源和放学的王源。

渐渐有人开始乏了,去的人越来越少,王源自己也记不得是多久,那天清晨踏出面包店,手里的奶茶温度还滚烫着,街道上却空无一人,甚至是一个遛弯的老太都没有,他突然有些难过了。

是什么时候呢,反正是深冬,那一年的重庆,实在太冷了。


【三】

也不是没有好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幸福的时候,至少曾经是拥有过美好的东西的。

比如王俊凯满了十五岁的那一年,他拖着王源在异地的夜市里穿梭,也不算牵手,只是王俊凯拉着王源的手腕,在挤挤人潮里游走。
并没有买什么好吃的,连王源都忘记此次出行的目的,只是王俊凯问他,想出去走走吗?

偷偷去。

然后兴致盎然的,两个人窃喜着压低了帽檐,溜出了酒店,王俊凯起初只是催他快点,便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后这么一牵,就再也没有放手。
那个时候两个人刚在一起不久,还处在情绪萌芽的阶段,是你偷偷多看我一眼,我都会高兴好久时候。

不是故意的,就是有意的。

好像正在偷偷摸摸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王俊凯在前,王源在他身后,没看其他,光是前方的,不算宽厚的脊背,够他看的水深火热。

装作不自知的任由王俊凯拖着走,性急的不得了,也不知道进了什么小巷子,他只听见前面的人说:“刚才车子开过去的时间,我记得这里。”

“你放心,没人。”

心里也猜出几分,心里说不出的感觉,鹅毛挠在皮肤上,痒,太痒了。

王俊凯把他压进巷口转角处,赤裸的皮肤碰上粗粝的水泥墙面,下一秒他就压下来,咬在王源的下唇,翻来覆去的啃咬亲吻。
没闭眼,微微垂着眼睑,偶尔抬起眼皮看一看颤着睫毛的王源,软的不行,便咬的更狠。
带着薄茧的手掌掀起他衣摆,贴合到他赤裸的皮肤,紧贴着腰线,拇指细细摩挲,带着暧昧,带着情欲。
王源右手扯住王俊凯的衣领,左手放在他的后颈,把人往自己的方向拉扯。
喘的很厉害,心脏都快从胸腔跳出来,王俊凯又亲他一下,然后目光凝视着王源的嘴唇:“今天想了很久了。”

然后桃花眼被索吻唇贴了一下,没有波澜就没有界限,王俊凯把紧张的颤抖的男孩子揉到自己怀里,埋在他的颈窝,拼命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然后彼此拥抱。
用力所以紧绷的肌肉线条还有手背的青筋,紧的不能再紧了。

“吆儿你太瘦了。”

等年轻的荷尔蒙退潮之后,王俊凯后退一步拉开距离,仿佛那个如狼似虎的人不是自己,羞怯的揉了揉鼻子

“回去吧。”

你看,也不是没有好的时候。
而时间的效用,就是让十四岁的听见王俊凯人前叫'吆儿'还会害羞的王源,变成十七岁面对王俊凯突如其来的亲吻,还能专注打游戏,顺手摸摸凯喵头毛的王源。

偷袭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王俊凯很泄气,长叹一口气,仰面倒到王源的床上:“你真的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后者闻言若无其事,手里动作不停继续通关,王俊凯三两下爬到王源斜躺的大沙发上,不容置喙,抢走王源的手机:“你升了高三咱俩好久都没见一面了。”

王源抓住扯自个儿皮带的那只手:“大哥,我前几天才过生日,你见的是鬼吗。”

上面的人不分由说继续勤勤恳恳,嘴里不老实:“大概真的见鬼了,老实说那天都没什么感觉,远不如上上次爽,可能真的是鬼。”

王源听笑了,又折腾不过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嘴里抱怨王俊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却也没再推拒。

那个时候,他们来不及多想,唯一的庆幸就是被发现的时候不算太难看,红色苹果和橙色的橘子在木质地板上滚出不大的声响,碰到王俊凯的垂在地板的脚,他还以为是嘟嘟,正想说别闹。

王源避开他的唇角,张了张嘴说不出话,王俊凯温热的舌苔还贴着他的大动脉,尖锐的虎牙轻轻撕扯他的皮肤。
然后他的唇瓣感觉到王源震动的声带。

“妈。”


【四】

为期半个月的与世隔绝,慢长的好像每一分每一秒都变成冗长的一个季节,一眨眼仿佛好多年。
不是没有闹过,不是没有哭过,他甚至祈求过。

丧失了所有的理智,把泼向自己的热茶和甩过来的耳光都一一扛下,王俊凯糟了很多罪,像是陷入困境的野兽,冲着每一个方向嘶吼咆哮,他杀红了眼,不管不顾横冲直撞。

他那天握着铁质的门把,拼命的摇晃:“妈,妈你让我去看看王源好不好,你让我去看看他好不好。”

他瞪大了眼睛,朝着母亲伸出手:“妈,你把钥匙给我。”他舔了舔烦躁起皮的嘴唇,又说了一次,“把钥匙给我,我就去看一眼,就一眼!”

然后他第一次看到自己母亲如此失态的模样,她捂着脸,止不住的颤抖,吐不出一个完整的字句,双眼被眼泪糊住睁不开看不清楚,她一边哭一边抽泣,王俊凯听了很久才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小凯啊,那你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为了什么?
王俊凯转头去看门口的穿衣镜,那里面的自己,双眼通红肿的不成样子,头发油腻的糊在一起,唇瓣毫无血色,面色苍白,狼狈的不成模样。

这一味药下对了地方,就像打中了蛇的七寸,一击毙命。
有了破洞的口袋,泄了气的气球,早就疲倦的王俊凯。


王源这边情况就好很多,他没有挣扎,他需要的只是王俊凯的答案,一个告诉他,应该走下去还是分道扬镳的答案,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和母亲缠斗,太聪明的长辈,几句话就足够消耗他所有的一腔热血。

源妈坐在沙发上,大腿上是窝着休息的嘟嘟,她问王源:“我记得源源你很早就有了换个工作的念头,其实你也经不起这么折腾,我早就希望你能过点顺心的日子,所以有方向吗,我看你最近读书特别努力。”

“王俊凯呢?有意向和你一起吗?”
这世上辉煌不尽,只是不巧,他想做的自己和他想做的自己,南辕北辙。


“你们认识多少年了?”
“六年。”
“他为了这条路努力多少年了?”

这到底是不是一场偏长的美梦。
那些多为此买的车票同你走过的路,你遮到我头顶挡雨的伞,到底有没有真实的触感。

“晚上想吃什么,我弄给你吃,吃饱点,也别急着和我拉开战线,在这之前你先问清楚,这一仗值不值得你打,别弄到最后给人看笑话。”
就这么轻描淡写,仿若浮游撼树。

【五】

这仿佛一个死局,所有的决定权都握在王俊凯手里。

【你要爱情,还是要梦想。】
到手的爱情和即将唾手可得的梦想,哪一个对王俊凯而言更具有诱惑力?

王源和话筒分别在天平两侧,王俊凯手里握着砝码面对着摇摇晃晃的称头下不去手。

彼此时,王源朝外踏出一只脚。

“我们还是分开吧。”
“以后都不联系的,那种。”

让王俊凯这些年来内疚自责的是,当时的自己,所拥有的情绪是轻松大于了难过。所以他没有开口挽留,放任王源渐行渐远,他保住了他的辉煌与欢呼。

王源被困住了。
且年月深久。


【六】

王俊凯这两天连续飞了三个地方,仅靠着飞机上那可怜的一两个小时休息了一小会,他根本没能睡得着。

头等舱按他的要求买了连坐,再柔软的座位也舒缓不了他紧绷的神经系统,靠窗那个位置长久以来都空荡荡的,心照不宣的人大概都晓得爱坐窗边的王俊凯为什么坐在巷道边上,于是没人提没人问。

最近他总会不受控制的回忆起最开始的时候,那是他和王源最早期的活动,第一次坐上飞机的小少年,对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就窗边的位置谁来坐,这个问题争论了很久。

王源哪里抢的过王俊凯,王源什么时候会抢王俊凯要的东西。

但是那一次王俊凯也是不高兴的,窗外浮云的景致他没能看上几眼就拉下了窗户,抢了王源想要的东西的王俊凯,也得不到心满意足。

他的心情不是喜悦,而是王源怎么不高兴了。

后来王源再也不去和王俊凯争靠窗的位置,这形成一种默契,算是他的忍让,王源再没提过,王俊凯就当他小孩子心性故意和自己闹,直到他们在一起后的某一天,王源挂在他脖子上晃:“小凯明天让我坐窗边吧。”

所以,王源只是不想同他有争吵,他永远不希望他们两个人之间会有争锋相对的那一天。
他可以把所有王俊凯想得到的都拱手送上,自然也可以后退一步,如果自己是路障。
他只是以为自己是路障。

王俊凯只是不爱讲,他所有的爱护,能把五十米跑成五千米再送到你身边,就像他能为了王源去拥挤的面包店排上半个小时的队,只为了一盒十来块钱的蛋糕。
就像他能够面无表情的把飞机餐里的牛肉全部放进你碗里,自己却拌着汤汁吃一碗白米饭。
铁齿铜牙死不松口:“这个牛肉难吃死了。”


他们只是年纪太小,其实没有任何人能够恰如其分的猜到对方所思所想,包括王俊凯和王源。

他只是看到那天水深火热的自己和干干净净的王源有了太过于明显的落差,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努力,他那么爱自己的家人,从来都是。

而王源回家之后,那一整夜坐在客厅里,敞开的窗户和脚边的嘟嘟,一室的寒风和再也没有消息的人。

一句挽留都没听到,那他大概是做了选择。

那么
【我过我的生活你就跟着你的歌共度余生吧。】


【七】

王俊凯清醒的时候,是在医院,
那个时候脑子还嗡嗡作响,他听不太清旁边在说什么,只是看到床头的任娇娇嘴巴开开合合。
大概是睡眠不足,这一睡太深了,一天一夜,类似于昏迷的沉睡。

任娇娇给王俊凯买了一盅鸡丝粥,他输入了太多药物和营养针,没有什么饥饿感,却又不想有人因为他吃不下东西就提心吊胆,勺子放在嘴边,细细的嘬进胃里,虽然不想吃,手心还是开始暖和起来。

了解了一下大概情况,就是过度疲劳,心理压力太大,任娇娇带了他好几年,所以那些关心和担忧都是真的。
亲近的旁人几乎一刻不停的唠叨着告诉他各种注意事项,列了长篇的单子,数不清的条条款款许与不许。

王俊凯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没跟我家里讲吧。
任娇娇摇摇头只答应了一句我清楚你的规矩。

清楚他从来都是一个报喜不报忧的人,从前还有王源,他还能把受的委屈,遭遇的不平,夜里偷偷讲给王源听,王源是一个合格的树洞,有超乎年龄的睿智,他总能把王俊凯安慰的很好。
他却是个不合格的医生,一走就带走病人所有的处方,那些经他手可救治的小病小痛,彻底放任不管,王俊凯明明就是一个不爱说的人。
他怕任何人为他担心,无意中摸到他发烫的脸颊这种情况简直数不胜数。

“小凯,你再睡一会,四点得出院。”

王俊凯停下翻手机的动作看了看时间。
14时36分。

“好。”
他连一句为什么都没有问,手背的氨基酸还能不能挂完都不知道,他只晓得那些会提前半个月甚至几个月就定下的合同,他是跑不了的。
任何情况。


他裹着黑色的外衣,墨镜遮住疲倦的面容,任娇娇和黄锐也是一袭黑衣,跟在王俊凯身后神色匆匆,他住院的消息,媒体是不知道。

“任姐你们像是奔丧的,谁死了?”

他们就这么毫无准备的打了个照面,王源手里提着水果,身边跟着一群同龄人,男男女女衣着光鲜,他说话声音都带着笑,和王俊凯这头有了异常鲜明的对比。

流水枯荣花田树荫,生命须臾败落,这些都是生来注定的事。
他们只是在没有彼此的生活里晃晃悠悠地过了这些日子,变成两个大相径庭的人。

一个入时的穿着,剪短了厚重的头发,仰面朝天嘻嘻哈哈貌似好不快活。
另一个一袭黑衣黑裤,恨不得活的像是人抓不住的影子,他连笑,都笑不出来。

王源只是撇了撇他的唇色,心里就愤恨,面上不动声色:“又住院了?”

是问句,没有想听到回答的意思,王俊凯点点头,任娇娇拖住王俊凯的手肘怕被人拍到,开口催促着要走说你们俩要叙旧就等下次。
王源懂得起,就要走,然后王俊凯终于开口说了他们重逢以来的第一句话:“前两年,你高考多少分来着?”

就一瞬间,眼眶开始有了温度,毛茸茸的胀痛,王源没说话,王俊凯就有些着急:“我给你打电话了!可是我找不到你了。”

被牵肠挂肚。
被再无交集。

听起来他好像很委屈,仿佛自己是被抛弃的那一个,虽然看起来是这样。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在哪儿找我。”
“除了你。”
所以,你真的有你自己所设想的那么可怜吗,到底,又是谁不要谁了。


王俊凯是在重师的男生宿舍的楼底下堵到王源的,就那么扣着帽衫蹲在花坛边上,手指夹着烟头在夜里明明灭灭。

王源本来看到他的时候是想躲过去的,却在王俊凯拿出打火机,点了不知道是第几根的时候走过去,用手指把王俊凯叼在嘴里的烟头给湮灭。
烧的皮肤生疼。

像强盗一样,搜遍他衣服裤子的所有口袋,王俊凯举起双手由着王源在他兜里胡乱翻找,然后那个人把烟和火机丢进垃圾桶里。

“我是要你好好唱歌才如你所愿卷铺盖卷滚蛋,不是让你装逼抽劳什子香烟糟蹋嗓子的。”
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

王俊凯凑过去,看着龇牙咧嘴的小孩觉得好玩,继续逗他,吐出嘴里的烟,隔着缭缭雾气:“我不抽烟,刚才都在嘴里,没过嗓子,没进肺里。”

“我不糟践自己给你看,你早就跑到天涯海角去了,你多狠啊,说分手就真的头都不回了。”
都觉得,自己才是被亏欠的那一个。

他说他经常做梦,梦里都是那碗糊掉的小面和浓烈的夕阳,是破旧的小街道和王源徒留的浓黑的背影。
他怎么喊,梦里的人,都没有回头,这让他觉得王源愈发狠绝。


“你没有给我留下哪怕一点点选择的余地。”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愿意跟你走。”
王源反问他,那你愿意吗。

“至少我现在愿意。”

没什么好谈的,现在的结果就是唯一的结果。
再来一次的区别就主动与被动的关系,那王源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王俊凯却穷追不舍。

“你对自己都没有把握,为什么还要要求我,如果你对我有足够的信任,也许就不是现在的模样。”
“你是在怪我?”
“我只是说,如果你也能逼我,逼着我做一个选择,我会看到我对你多重要,至少不要让我觉得我是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再尝试。”
“可你没有找我。”

无可厚非的,王俊凯也顺水推舟,唱了几年歌,这不能怪他,不能要求任何人都癫狂着爱情至上。
况且他们在错误的时间说了最不该说的话。

“我后悔了,我试过,我发现我还是更喜欢你。”

王源没有等他,只是在空闲的时间没有遇上合适的人,恰好他回来弥补空缺,王俊凯懂事的时间万幸不太长,没有长到王源把遗忘拉扯大。

“你运气很好。”
这话是王源说的,然后他抬脚踢上王俊凯的膝盖,痛的他折腰往下跪,然后心领神会,王源接住他,得到了一个别扭又久违的拥抱。

王俊凯没有讲的是,他太迟钝,连疼痛都来的过于缓慢,王源讲分手那天他没有实感,甚至几度遗忘他们已经没在一起。

是在夜里一个人在舞蹈室练舞的时候,他那天白天收到了给嘟嘟买的小衣服,蓝色的,握在手里就开始难过了。
后来一个人跳舞,关了音乐去门边捡水喝,只有一瓶,孤零零的站立在那里,他朝镜子里看过去。

真的只剩他一个人了。

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像级了烂俗小说里那些陈词滥调的故事。
一个人靠着墙哭的喘不过气来,手里的纸巾都湿透了,也不晓得是汗还是泪。
眼里汹涌澎湃,几欲倾泻而出,那天夜里仿佛是要把普天下的泪都流过一遍。

那些本来几百年前就被忘却的回忆带着千军万马滚滚而来把他拖入深渊,王俊凯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

在他打过去电话是别的女人接的,他扯着哭哑的喉咙说:“阿姨我有话跟王源讲,你让他接电话好不好。”
女人骂他神经病,说她不晓得王源是哪个。

他不想告诉王源,他早就后悔了,在他拿到嘟嘟的小衣服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


【八】

后来王源问他:“你有一天会后悔吗,跟我在一起,像个庸庸碌碌的普通人一样。”

嘟嘟穿着蓝色的小衣服趴在王俊凯脚边,它闻到了灶头熬着的咕噜咕噜的奶茶香,正等着他爹给他弄一碗。
王俊凯用脚赶它:“给你爸煮的,要喝求你爸去。”

王源扯着睡衣领口挂着的,小球走到王俊凯背后,像从前一样,整个人挂到他身上:“我问你,你会后悔吗。”

“不知道,也许会,但是这个时长也许会跨越我的大半生,所以就不那么重要了。”

他心安理得平心静气的接受差强人意的人生,并不那么十全十美,但都明白无人可有一切都顺利安好的后半生。
遗憾是会有的,可是那点遗憾比不过你留在我身边的一星半点就没有什么再好去提起。

这样很好,窗口能窥探到你走进树梢处的面包店替我带一杯热牛奶,揉着惺忪睡眼回来摆一桌餐点。

“王俊凯吃早饭啦!”


-END-


甜不甜,甜不甜
你们自己摸着良心说甜不甜


评论(75)
热度(1105)

© Sighfly | Powered by LOFTER